bokee.net

营运总监/COO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温州日报)为了第二个“一百万”——徐永光和新公民计划(转发)

(温州日报)为了第二个“一百万”

——徐永光和新公民计划(转发)

  双击自动滚屏    时间:2008-1-2 10:30:59  
 

2007年12月28日
 内
许宁 大海
 
1220的发布会上,徐永光右)在签字后和被资助单位代表握手。
 
    徐永光创办了中国“希望工程”,这个谁都知道。
  徐永光又创办了中国“新公民计划”,知道的可能就不多了。
  2007年12月20日上午9时半,“新公民计划”首批12个中标资助项目签字发布会,在北京万通中心举行。
  为此,我们先后两次采访了徐永光——
 
  [两位老友殊途同归]
 
  “新公民计划”是由南都公益基金会创办的,而基金会的创办人是两位温州人——希望工程创始人徐永光和上海南都集团董事长周庆治。
  南都公益基金会由上海南都集团出资,于2007年5月11日经国家民政部批准设立,注册资金为人民币1亿元,业务主管单位为民政部,由徐永光担任主要负责人。
  周庆治和徐永光是同乡加朋友。18年前,他俩几乎同时下海,周庆治从事商业营利行业,徐永光从事非营利公益事业。当年面对朋友的惋惜和不解,徐永光说:“当官的把官做大做好,做生意的把生意做大做好,我办公益把公益做大做好,此生足矣。”如今,周庆治把生意做大了,要把“实现自我,回报社会”的理想付诸现实。徐永光成功运作了一个公募基金会,把希望工程做成了中国第一公益品牌,仍不满足,还希望做一个优秀的非公募基金会。2006年初,当徐永光找周庆治商量进城农民工子女教育问题时,两人一拍即合。经研究,南都集团拿出三个亿的资金,一个亿用于注册,两个亿作为公益基金。
  南都基金会是一个非公募的基金会,同时也是一个资助型的基金会。“新公民计划”包括新公民公益项目和新公民学校建设项目。基金会计划投入1.5亿至2亿元,用5到10年时间,在全国捐建100所民办公益新公民学校,每所学校的捐资额在150万至200万元之间,预计将有5万名民工子女受益。新公民计划公益项目,是指为改善民工子女成长环境,有利于民工孩子融入城市,所开展的各种各样的公益项目,每个资助额为5至30万元人民币。所有的项目都通过公开招标,接受申请,经过严格的评审后再给予资助,使资金的使用效率最大化。
  徐永光说,之所以叫做“新公民计划”,是说这些进城务工者的孩子,将来都要成为城市的新公民,因而所有的项目都叫新公民项目,所资助的学校也一律改叫“新公民学校”,不再叫民工子弟学校,是让孩子们感受到一种自信和平等,不再有一种受歧视的心理,能够健康成长。
 
  [开辟另一片公益“江山”]
 
  创办新公民计划,是徐永光境界的又一次升华。
  1988年底,徐永光辞去团中央组织部长职务,以10万元注册资金,和几个志同道合者一起,成立了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创立了希望工程,一直干到2004年。希望工程先后募集海内外捐款逾30亿人民币,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儿童289万人,建设希望小学12500多所,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社会公益品牌。“一张名片用了15年,除了电话升位,一切都未变,在中国这叫没出息。”徐永光常向朋友如此自嘲,并引以为荣。
  2005年,国家全面实施“两免一补”政策,徐永光最初要让农村穷孩子读得起书的愿望完全实现,他和希望工程所担负的使命结束了。于是,他封存了伴随“希望工程”而来的荣耀和是非,在同龄人开始规划“颐养天年”时候,遵循《道德经》中“功成而弗居”的道理,远离官场,砥砺升华,要在公益的天空下开辟另一片“江山”。
  早在2002年,全国妇联和儿童基金会的联合调查显示,当时全国进城民工子女有1000万人,失学率为9.3%,失学儿童近100万。而10多年前的希望工程统计,农村贫困地区失学儿童也是100万余人。
  两个一百万,数字虽相同,但性质却发生了根本变化。十多年前,是因为经济的贫困,农村孩子因交不起学费而失学。十多年后,是因为教育的不公平和城乡二元结构造成的政策鸿沟,导致城市中的民工子女无学可上。而在未来20年内,“流动儿童”和“留守儿童”的动态累计数预计将超过1亿人。
  这个世纪性难题,引起了徐永光的极大忧虑:前者毕竟是地域和环境造成的,后者是体制造成的,当若干年后,这些新移民的第二代长大了,被边缘化而不能融入城市,很可能成为社会的不安定因素。
  2003年3月,在全国政协十届一次会议上,徐永光就递交了一份《依法保障进城农民工子女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的提案,被全国政协列为重点提案,引起了教育部的重视。当年11月,国家六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进城民工子女接受义务教育的有关文件,规定“以流入地为主、以公办小学为主”,解决流动儿童的就学问题。然而,公办学校资源不足,难做到对农民工子女敞开大门。
  作为一个尝试,2004年1月,在徐永光的策划下,由嘉里集团捐助5000万元,启动了“金龙鱼希望工程助学进城计划”,分5年资助家庭困难的民工子女上学。
  新公民计划与希望工程有什么不同?徐永光说有三:一是基金的性质不同,二是面向的对象不同,三是解决的问题不同。
  教育界专家称:这是在政府与市场之外,解决民工子女教育的第三条道路。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康晓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新公民计划”是中国的“第二希望工程”。
 
北京市大兴区行知学校是新公民计划捐助的第一所学校。
 
  [示范作用已经显现]
 
  “新公民计划”捐助的第一所学校,是北京市大兴区行知学校。
  2007年9月1日,徐永光在大兴行知学校的开学典礼上宣布,向该校注资百万。该校随之更名为行知新公民学校,成为第一所由民间公益基金支持的打工子弟学校,管理模式也由以前的个人主导向校董事会集体治理转变。
  这使学校立即发生了巨变——教室变新了,实验室变好了,操场从水泥地变成了全新的塑胶体育场,学生们穿上了新校服,师资的力量也增强了。
  孩子们呢,立即就感受到了社会的公平:城里学校有的,我们也都有了!
  12月20日,该计划首批签字的12个公益项目,涉及艺术培养、流动科技馆建设等等,都关系到改善民工子女的教育和成长环境。全国20多家致力于民工子女教育的非盈利组织,和民工子女学校代表出席了签字仪式。
  尽管社会各界评价很高,可徐永光对自己的作用,保持了清醒的认识。他说,新公民计划起的是一种示范作用。一个南都基金会投入的资金是很有限的,建100所新公民学校也只能解决几万个农民工孩子的读书问题。但假如把这个示范模式做好,那么肯定有很多企业、很多机构,以及很多的人,都会来关注和支持民工子女的教育。
  这个示范作用,已经初步看到了——
  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小香玉女士来到南都基金会,和徐永光商谈建设“小香玉新公民艺术团”的计划。她提出每年在10个民工子弟学校,组建10个新公民艺术团,至少让500个民工子女接受各种艺术教育;
  北京人许京骐、方烨夫妇,捐资设立以爱子名字命名的基金,委托南都公益基金会管理与运作,表彰新公民学校中富有爱心的学生和在德育教育方面取得成绩的优秀教师。
  当我们告别时,徐永光说:希望温州也能有公益组织,积极加入到新公民计划中来。他愿与社会各界一起,共襄义举,为民工子女的健康成长、为和谐社会建设尽绵薄之力。
 
language="javascript" src="/sys/js_news_updown.asp?updown=1&news_id=866&lm_id=24&font=10.5" type="text/javascript"> 上一条:(公益时报)“散财”难倒慈善家
下一条:(环球慈善)徐永光:“新公民”的华丽转身

分享到:

上一篇:温籍著名画家林曦明先生作品

下一篇:感概!-深切哀悼汶川大地震罹难者挽文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